<form id="vbl5d"><nobr id="vbl5d"><th id="vbl5d"></th></nobr></form>

              <form id="vbl5d"><form id="vbl5d"><nobr id="vbl5d"></nobr></form></form><address id="vbl5d"><nobr id="vbl5d"><nobr id="vbl5d"></nobr></nobr></address>

                            <em id="vbl5d"><form id="vbl5d"></form></em>

                              <form id="vbl5d"></form>

                                  2014年,以医师出身的“政治素人”柯文哲参与台北市长选举,格外引人注目。他凭借从美国引进,并在台北成功实施了叶克膜手术,将台湾医学推向世界的舞台这一壮举,赢得了不少民心。即便是叶克膜的主技术已存世60多年,但它目前地应用并不广泛。人们耳熟能详更多的是它的“同门师弟”——体外循环。

                                  与死神赛跑时的加速器——ECMO 健康周刊 第1张

                                  同门师兄弟——ECMO与体外循环

                                  1953年,Gibbon医生成功地完成了一例体外循环手术。他通过前期进行开胸手术。在患者体内插入一些管道,让心脏手术中患者静脉中的血液,使其绕过心脏和肺。在体外的一台机器里与氧气进行结合,变成富含氧气的动脉血后回输到大动脉里,进入体内循环。因此,科学工作者们将有别于以心脏为动力推动血液循环,肺为场地进行氧合作用的正常体内循环的这种体外形式,形象地称为体外循环。如果心脏和肺出现问题需要手术解决的时候,手术中的它们是无法维持正常的血液流动以及氧合作用的。此时,体外循环就暂时充当了心脏和肺的角色,在手术过程中,正常地对人体内各器官进行氧气的供应,保障了其它器官正常的运转,尽最大的努力减少由于心肺停用而造成的损害。然而体外循环需要先进行开胸手术,手术时间长,对施术医生条件高且这种暂时性的心肺替代只能维持数小时。因此,体外模氧合,也称叶克膜(ECMO)应运而生。

                                  相较于体外循环,ECMO并不需要进行开胸手术,在主动脉上插管而是在一侧的大腿根部的股动脉插入导管,将静脉血引出。血液经过氧合作用再回输到另一侧的股动脉中。这样既避免了开胸手术,简化了手术,为与死神赛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此外,ECMO的适应症十分广泛,对大部分心肺出现危急重症患者适用。

                                  与死神赛跑时的加速器——ECMO 健康周刊 第2张

                                  我国ECMO治疗时间最长的儿童患者玲玲的故事

                                  3岁的小女孩玲玲,便是一名ECMO治疗受益者。已经呕吐发烧多日了,在当地金昌市某医院进行了一周的治疗,也并无效果的玲玲,被家人紧急送入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儿童急救中心收入时,玲玲高烧不退,口唇青紫且伴有呼吸困难等症状。经专家们会诊,玲玲被诊断为重症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生命危在旦夕。而此时对玲玲最佳的治疗方式,便是ECMO。但ECMO技术,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甘肃省妇幼保健院也仅仅是开展了各项模拟实验,并未在人体上开展过治疗。在与北京的专家进行了远程视频语音连线之后,对机器进行了呼吸、循环参数设置,并实时调控玲玲的营养状态,及时对其伤口进行引流,减少感染、出血等并发症的发生。如此,玲玲的肺脏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她因长时间使用呼吸机治疗所造成的肺损伤,为治疗重症赢得了时间。在ECMO顺利装机运行后,医疗团队对玲玲进行了24小时的实时监护,但即便是这样,在治疗的4天后,ECMO的管道仍出现了严重的血栓堵塞。这是由于血液在体外更易发生凝固。在经过缜密地研讨以及征得家属的同意,医生冒着极大的风险,为玲玲更换了涂有抗凝成分的管道。当ECMO治疗进行到23天的时候,医疗团队开始考虑撤离ECMO治疗——长达23天的ECMO治疗,国内还尚未报道。甚至,ECMO治疗时间超过2周的儿童,也均未存活。这大多是因为本身疾病危急以及ECMO并发症所致。经过逐渐地对机器的参数进行调整后,玲玲慢慢地适应了没有ECMO的生活,最终撤离了ECMO的治疗,渐渐恢复健康。

                                  实际上,玲玲这样的幸运儿少之又少。原因是ECMO在放置管道以及对患者的监护、管理上存在一定的难度,以及需要随时紧急处理感染、出血等并发症等情况,因此,在我国甚至世界范围内并未广泛开展。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被称为重症医学界的“倚天屠龙”终将会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更轻易地赢得与死神赛跑时的胜利。



                                  文章标签:ECMO


                                  发布评论:

                                  为你推荐

                                  需求提交

                                  • 您需要的服务??椋啥嘌。?/p>

                                  • 您的信息仅用于国康需求提交,将严格被?;?,
                                    国康承诺不泄露信息给任何第三方。

                                  最新内容
                                  热门标签
                                  医养医养管家名医问答疾病问答医养问答健康问答糖尿病乙肝高血压长沙私人医生长沙名医长沙家庭医生痛风济南私人医生济南名医济南家庭医生甲亢西安私人医生西安名医西安家庭医生
                                  客户评价

                                  国康的模式很独特,服务质量也抓得很严,确实解决了我们高管团队很多健康问题。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

                                  未来的一切都在云端,爱和良知永远不变,国康的服务很有爱。

                                  金蝶创始人徐少春

                                  健康的人力资源是时代集团的重要企业资产,我们选择了国康私人医生服务为团队的健康保障,他们的健康管家非常专业贴心,高效的为我们解决了大病的治疗和预防问题,很有价值。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

                                  国康提供的专业就医、企业保健等闭环服务很有价值,大大减少了员工外出就医的时间并降低了员工患病风险,增强了员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

                                  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

                                  有了国康的服务,自已健康有了保障。现在能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与生活中去,真是解决了很多问题!

                                  旭辉董事长林中

                                  有了国康,我们也像西方家庭一样,有了自己的健康守门人了。

                                  杰克总裁阮积祥

                                  2019

                                  06/26

                                  分享

                                  国康健康管理,汇聚全球名医

                                  ? 2019 国康私人医生健康管理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0796号-2

                                  环球彩票下载app|官网_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